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二章:整顿

一切都安顿好后,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看着眼前费劲收拾干净的屋子,还有刚刚拖完泛着潮湿着的地板,冀成感到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在朝着混乱无序的反向发展,就像熵增定理一样。而秩序只是熵增过程中偶然诞生的一个短暂小插曲,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小插曲才发展出了无数的文明,人类文明可能是其中最不起眼的那个。但归根结底,最终的一切还是要走向混沌和毁灭,这个观点成为了他任由房间混乱下去的理由,虽然他知道真正的理由是他的懒惰,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对自我的无意识放弃。不过如果有外人来到这件屋子,那他还是要顾及面子好好地打扫一遍。冀成认为那些为了别人的目光而活的人很愚蠢,但当别人的目光投向他时,他也做不到真正地无视,起码当那道目光进入到他生活中、进入到他的出租屋时,他还是要变成自己口中那个愚蠢的人。还好,那道目前正在昏迷中,给了他来遮掩自己丑陋世界的时间。

冀成几次掏出手机打开“等高线”软件,想买一包香烟,但在这资金短缺的当下,他无法点下购买按钮。口香糖他今天是一点都不想再吃了。思考再三,他跑到电脑桌旁边的储物箱里开始翻找,将一件件东西从中取出来,然后在下层的角落处翻出一个金属罐,上面刻印几个毛笔字“碧螺春”。这茶是杨当初送他的离职礼物,他只拆开喝过两三次,然后就封口丢进储物箱里了。冀成觉得,如今这个状态,泡一杯茶来喝是再合适不过了。

取少许茶叶放入水杯中,去客厅用电水壶烧上一壶水。在等待水烧开的时间里,他打开了新闻播报器,收听实时新闻打发时间。

“截止到五月二十八日二十二点钟,生物医疗人员通过对感染者的隔离观察和取样分析,发现该疾病并非通过空气传播,从感染者所在房间的空气中未检测到病毒物质,也未在其所接触、使用的物品上发现病毒物质。结合与每位感染者的交流中所得到信息,尚且无法对疾病的诞生进行溯源。目前该病毒引发的主要症状有发烧、咳嗽、耳鸣等症状,严重的人会伴有强烈的幻视幻听,心慌气短,并且会在皮肤表面会有黑色的病纹。根据现有的患者样本情况来看,大多数人会在四肢指尖生出黑色病纹,然后向身体其他部位扩散;而少数人则会生在腹部或者胸口等部位,然后呈辐射状向躯体四肢扩散。虽然目前该疾病并未造成人员死亡,但还请广大公民朋友做好个人防护工作,保重身体健康,一旦有发现疑似感染的症状请立刻到附近的医疗救助中心确认。”

又是新病毒,真是麻烦。冀成砸了砸嘴,不以为意。片刻功夫,水就被烧开,然后沏入杯中,一股茶香飘来。

他拿着茶,走回卧室,在他电脑前黑色椅子上坐下,边喝茶边看着床上的女人。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干什么的,还带着枪,要是便衣警察还好说,可要是歹徒或者恐怖分子呢?冀成看着那张令人着迷的面孔,思绪又开始活跃。如果是后者,那她醒来会不会杀人灭口?他突然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合理而且有可能性不小,无数小说情节与电影桥段在他脑海中闪现:无情的美女暴徒将漆黑的枪口对准了救过她性命的人,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怜悯无法阻止她扣下扳机的决定,背叛者的子弹射出,贯穿了他的颅骨,生命的丝线在悔恨与愤怒中寸寸截断。

他摇了摇头,将脑子里幻想甩去,如果真到了那时候,可能根本不会有如此戏剧化的展开,也许在他完全没意识的情况下那罪恶的弹头就击穿了他的脑子;或者是在枪口前吓成个傻子,在懦弱与恐惧中回归生态循环。但无论怎么样,他都不希望任何一种可能对自己有害的事情会发生,一定要趁现在做些什么来防患于未然。

既然她现在失去了行动能力,那就让她在醒来的第一时间也没有行动能力就好了。

将她的四肢从根部切断就好了——当然不可能!他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曾经玩过一款推理游戏中有类似的提案。他来到了衣柜旁,拉开柜门,蹲下身子在最下层的一个储物盒中翻找,不一会他找出了一个手铐和一捆红绳。说来有些尴尬,这是当初他前女友想和他玩情趣时买的东西,几次想丢掉但又觉得以后说不准能在别的场合用到,结果现在就还真用到了。

他先将女人双手放向腹部,然后铐上了手环。这手环虽然是情趣玩具,但是却是金属制成了,看上去就算当真手铐也蛮靠谱的。然后用绳子将双腿缠了起来,其实他原来是想给她胳膊也捆住的,但是看到那几张大大的愈合贴,怕会撕开伤口,就作罢了。在给绳子打了两个结后,又使劲用手扯了扯,测试了一下可靠度。看着被自己上了“刑具”的女人,他有些愧疚,但也没办法,小命就一条,在不能保证自己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他只能这么做了。

最后,他还拿出一根体温计,为她测量了体温,看到度数正常后他又坐回了椅子上。

真是奇妙的夜晚,冀成回想着从在停车棚捡到她到回出租屋后的种种经历,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为驱散这种不真实、不安定的感觉,他拿手机给女人拍了一张照,然后发给了杨。

“看看这是什么?”他点击消息发送。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这个点也许杨都睡着了。他没想着能收到杨的回信,于是熄灭了手机屏幕,搁在一旁的电脑桌上,靠在椅背上原地缓缓地来回转动着。但是几秒钟后,屏幕亮了。

冀成感到意外,拿过手机一看,还真是杨的消息,他今天睡得还蛮晚的嘛。

“我靠,我本来以为我今晚遇到事已经够疯狂了,可没想到你小子玩的更疯狂!”

“怎么样,好看吗?”他知道杨肯定已经是误会了,在想一些无法言说的事情。

“你拍拍脸,这张看不清。”

冀成给他发过的那张照片是从床尾一角斜着拍的,确实看不清楚女人的长相,于是他又拿着手机来到床头,从女人正上方拍了一张,点开图册后感觉不太好,很不自然,像尸体照,于是又调整角度,斜着来了一张。在拍摄照片时他感觉自己很猥琐,有些心虚,甚至担心在按下快门时这个女人回突然张开眼瞪着他。而当他把照片发给朋友时,心里又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子虚荣感,好像他这里躺着一个长相不错的女人就显得他多让人羡慕似的,真是幼稚到不行。

“可以啊你小子,漂亮得很!不过你这,玩得太大了吧,怎么胳膊上都贴着愈合贴啊,难道你们搞创作的人现在都流行从痛感中找刺激了?”

“不是,哥们我是那种人吗?”

“难说!”

“她是我在路边捡的。”

“啊?”

“不知道哪来的,靠在我自行车上昏过去了,身上还被砍了好几刀,我寻思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怎么也不能见死不救,就给带回来了。”

“怎么还有刀伤,被仇人买手脚了?”

“不清楚,她身上也没带劳动证,查不出身份。”冀成这时想到了那柄手枪,于是跑去客厅打开储物盒,拿着手枪拍了张照片,发送,“我从她衣服里找到了这玩意儿。”

对面陷入了一阵沉默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