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一章 :昏死过去的女人

冀成看着沙发上躺着的女人,卧室中传来播报器播放的新闻一条又一条,他手中燃尽的香烟抽了一根又一根。

那女人上身穿一件红色皮夹克,下身穿着灰黑色高腰西装阔腿裤,头发盘起扎在脑后,前额两侧的刘海别到耳朵后边,看上去很是干练。

他不知道她是谁,从她身上也没搜到劳动证之类的身份证明,也许她的劳动证是电子植入体款式的。刚才在停车棚遇到她的时候,她正靠着他的自行车昏死着,冀成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看见她外套上一道道被类似于刀剑一类利器切开的口子,而她的身下是凝固了的深红色血液。他本想打电话给警察,但是不知道怎么,头脑一时发热就把她放在展开的自行车增强后座上,然后带回了出租屋。

他知道自己带她回家绝对不是出于什么歹念——尽管她的脸看起来很漂亮、身材也相当不错,起码在当时那个黑漆漆的户外夜晚没有。那是为什么呢?他又拿出了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边抽边分析着自己的动机。

他从她身上看到了一个机会,是的,一个机不可失的可能性:或许,这个可疑女人的介入会把他这走向腐朽死水一样的人生彻底搅乱。他渴望目前的处境发生一个强有力的改变;他不想让绝望的影子过早地将自己这年轻的生命笼罩起来;他想要一点刺激,就像从前和杨在深夜的管制区海边,冒着被警察抓获的风险偷偷放加特林烟花。他从这个受伤昏死过去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了那种可能性。

但是回到出租屋,冷静下来后,他又陷入了另一种恐惧。对于可能到来的危险的恐惧。

他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来头,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刀伤,万一是惹上了什么黑恶势力,那自己这条小命怕是也点燃了引线进入了倒计时。现在,他开始后悔和这个女人惹上关系了,相比什么生活的转变,还是苟且活下去更要紧。

“没事的,现在是2063年,这里是杭州,没有什么黑恶势力可以在‘哨兵’监控系统下作恶,否则那些荷枪实弹的武装无人机一定会让它们从这颗行星上消失!”冀成心里给自己鼓劲,但还是忍不住去想象可能即将到来的坏结局。他看到自己被一群破门而入、带着墨镜的黑衣人一通乱枪打死,尸体在阴暗的出租屋内发臭发烂;他看到自己的余生都在狭窄逼仄的过道与夹缝中逃跑求生,惶惶而不可终日;但他也看见,重复着如今的生活一直到五十年后,带着浑身疲惫与绝望躺入墓地中的自己……看来,我真是没救了,无论怎么样,这辈子都挺失败的。冀成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苦涩萦绕在心间。

在抽完第四根烟后,冀成仿佛下定了决心,站起身来走向沙发上的女人。

既然已经参与进来了,就参与到底吧。他把女人的手表和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他从她夹克里侧口袋中掏出一个金属物件——手枪,明令禁止的违禁品!他看着那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枪倒吸一口凉气,眼睛瞪得像个铜铃,心跌入冰面之下不知深浅的湖底。他看着那张美丽俊秀的面孔,又看看手里的火器,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陷入了无底的沼泽地。他第一次摸到真实的手枪,那冰凉的触感此刻却像红热的铁块灼烧着他的手指。他不敢去看枪口,生怕一道火舌突然冒出结果了他的小命,连忙把手枪搁置在身后的玻璃桌上,才感觉呼吸舒畅

完了,这下惹上大麻烦了!冀成心头一片阴郁,要不现在立马给她送警察局吧,自己怎么说也是见义勇为,救死扶伤了,不嘉奖一番应该也惹不上什么祸事。但转念间,他又不禁嘲笑起自己的软弱,从小就活在国家与社会的羽翼下,读了几本书便自认为头脑清醒、阅历丰富,结果只是看到一把手枪就吓得魂不守舍,实在是丢人。

一番激烈的思想碰撞后,他勉强抚平了内心,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冷汗,决定暂时不去多想其他,先为这个女人简单清理包扎一下伤口,别等因为疏于医疗护理让人死在自己这儿,那到时候要解释起来可真就麻烦大了。在脱下她的外套时,冀成发现她身上受伤位置干化的血液把她的皮肤和衣服的里子粘在了一起。

到底是经历怎样凶险的袭击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冀成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表情变得痛苦起来,好像那被衣服扯动的伤口是生在他身上似的。还好自己不晕血,不然这会躺着的人就该多一个了。

这个女人里边穿着一件蓝色长袖冰丝t恤,左胸口印有一个黄色的图标,好像是某个名人的联名产品,冀成觉得眼熟,但是忘记具体是什么了。

十分费劲地脱下那血迹斑斑的外套后,他双手捏着衣领来回打量了一下,真是好衣服,可惜了。这是“无季节”服装公司出品的新款全天候皮夹克,内部有整套循环式主动散热系统,就算是四十度的炎炎夏日,穿在身上也会感觉十分凉快,甚至于在极端情况下,短时间内可以充当消防服使用。当然它的售价肯定不便宜,起码目前冀成的处境是无法支付的,光是这个女士皮夹克,售价就有他两个月的房租贵了。被砍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复好,他将皮夹克丢进卫生间的盥洗台上。

冀成从卧室里翻找出那个入住出租屋时收到的应急医疗箱。首先拿出酒精和碘伏对她身上的伤口进行消毒和清理,在这个过程中,他很担心她会被消杀带来的剧烈疼痛给疼醒,所以动作尽量放轻,免得对其造成二次伤害,但她只是发出了几声虚弱的呻吟、眉心紧蹙,没能醒过来。他用毛巾沾着温水,擦拭她的胳膊还有后背,还好她胸前没有收到什么伤害,这让他免受了道德上的谴责。他看着她高高隆起的胸脯,心中一阵翻腾,自从两年前和前女友分手后,他再也没有过性生活,此刻如此香艳的女人躺在他面前,原本不存在的歹念也攀上了心头。但很庆幸,他是个有底线有道德的人,他能控制让自己的大脑占据主导地位而不是成为胯下那玩意儿的奴隶。

他擦拭她的胳膊时发现,她的手臂上有着十分结实的肌肉,一看就是长期经受训练的结果。他看了看自己没什么肌肉隆起的大臂,感到一阵羞愧,或许以后应该多去自助工作站里的健身房锻炼一下身体了。他曾猜测她可能是什么组织的特工,毕竟随身带着手枪,但那样的话,为了提高战斗强度,很可能会把身上的一些器官更换成义体组织,但是这个女人似乎是和自己一样,完全“原生”的,手臂和皮肤都完全是人体组织。也许是皮下骨骼肌肉更换过吧。

在给伤口清理完成后,他拿出几张巨大的创可贴,这种创可贴名为“紧急伤口愈合贴”,顾名思义,这种创可贴可以将伤口两侧分开的皮肉向一起收缩,进而达到止住流血的愈合效果。虽然他自己从来没用过,不过还是有看到过使用教程,各个步骤了然于胸,所以很轻松地就为她身上的几处伤口贴合好了愈合帖。在使用愈合贴时,他总感觉这个女人身上的伤口似乎相较于半小时前变小了一些,可能是错觉吧。

在护理完她上半身后,他才发现她左边的大腿外侧也有一道十公分长的伤口,不过这个就没必要脱裤子了。冀成用棉签从裤子破开处清理好了血污,然后也贴上了一片愈合贴。

在为她清理好伤口后,冀成又拿出两颗胶囊,一红一蓝。一颗是促进血液再生的,另一颗是能量补充。把两颗胶囊用水为她服下,他将她从沙发上抱起,转移到卧室的床上。将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启动换气扇,打开空气清新系统。女人的所有随身物品都被放入了一个透明储物盒内:手表,手机,手枪,多功能便携工具,纸巾,几个看不出什么作用电子块,一个拇指盖大小的按钮。

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想再抽一根烟轻松一下,结果裤兜里只剩一个干瘪的空烟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